首页 >> 退役兵电视剧

超神平刷万位五码计划: 第九百八十七章,贼喊捉贼

【文学楼】欢迎您牢记域名:,方便下次阅读小说《》最新章节...午餐后,倪子洋进了倪子意的房间,给他一部崭新的手机:“你之前用的定制品牌的最新款,号码是你原来的。

机票已经订好了,带上身份证直接去换登机牌就可以。

”说完,他趁着倪子意忍不住给木槿打电话的空档,卷起了袖子拿过一个不大的行李箱,亲自帮着倪子意把该带的衣服都一件件整齐地放进去。

与木槿的通话,自然是情绪最容易崩塌的。 当倪子意擦干了眼泪从洗手间里出来的时候,就看见不大的行李箱里,已经装满了要带走的衣服,而倪子洋此刻的手中,正拿着几双崭新的袜子,帮着他放在了行李箱边上的隔间里,利索地拉上了拉链。 他顿在原地,打量着眼前明明华贵儒雅却有条不紊地帮他收拾一切的弟弟,心里的滋味真是难以言喻。 从小到大,他这个做哥哥的,除了针对倪子洋,除了残害倪子洋,似乎没有做过任何关爱过倪子洋的事情。 虽说往事如风,虽说就连倪子洋自己也说过去就过去吧,但是那些自己愧对他的事情,却像是长了根的植物,深深扎进了心里。

都说虎落平阳被犬欺,可是他这次的牢狱之灾,换来的,却是一家人对他不计前嫌地鼓励与关爱、帮助与温暖。

倪子洋连倪子意的手机充电器都给他卷好塞进了包里,半站着身子想了想,抬眸的一瞬迎上了倪子意深邃波澜的眼,他笑了:“笔记本、平板电脑这类就不要带了,最好是轻装上阵。 等你到了首都,我让湛东给你买一个新的送过去。 还有公司最近大半年的情况,我会整理一下,然后发到你的邮箱里。 现在你回来了,我身上的担子也可以减轻不少了,至少倪氏的事情,我可以功成身退了。

”倪子洋说的云淡风轻,倪子意却是听得更加内疚了。 为了一个家主之位,他曾经还迫害过小羊羊,可是事实上呢?倪子洋本就不在意这些。

倪子洋见他眼眸里涌动着什么,上前两步,将行李箱放在地上,拉起拉杆,塞进他宽大的手心里。

倪子意紧紧握住:“谢谢。 ”“大哥,有些事情咱们心照不宣,我放下了,我妈妈也放下了,咱爸也放下了,若是你还放不下,还抱着愧疚的心情来跟我们相处的话,就真的浪费了我们的一番苦心了。

”倪子洋抬手揽过倪子意的肩,一副哥俩好的样子,便往外走,便道:“你知道的,除了我的自主品牌珍禧之外,我还要给阳阳打工呢,一个珍禧,一个华阳,已经浪费了我太多精力了,倪氏的事情我是真的抽不出时间来插手,阳阳又给我添了个女儿,我现在一家四口,正是最幸福的时候。

所以,你只管放手去干,不要有其他想法就对了。

”“阳阳生了?”倪子意闻言一惊:“她不是要等到中秋的时候?”倪子洋的瞳孔闪过一丝痛惜:“她早产。

”“早产一个多月?”倪子意吓了一跳,他根本不知道这件事情,他当即顿住了步子,道:“我们去医院,看看弟妹”“没事了,”倪子洋笑了:“我女儿叫小月牙,她明天就出院了。 你啊,现在只管赶紧飞去嫂子身边就好了。 ”倪子意深深看了倪子洋一眼,鼻子越来越酸,半晌,他才深吸一口气,点头道:“好!”倪子洋亲自开车将倪子意送去了机场。 回来的时候,他的心情前所未有的轻松。 抬眼看了看窗外碧蓝沉静的天空,他忽而就笑了。

是多久了,这样澄澈的天空都没有出现过了。 *h市直飞首都的航班上。

倪子意无暇欣赏小窗口外的滚滚云海,直接靠在了后座椅上,闭目休息了起来。 约三个小时候,当他的航班抵达首都的时候,从闸口出来,迎面就看见了湛东正跟夏轻轻一起站在出口处接他。 “子意哥!”夏轻轻抬手朝着他的方向挥了挥,倪子意会意地点点头,与之会和。 一改以往生人勿进的高姿态,他竟然主动伸出了手,跟湛东握了握,还温润地说了一句:“有劳了。 ”湛东一愣,全然没想到倪子意会放低姿态,微笑着道:“应该的。 ”回去的路上,倪子意不断询问着木槿的病情,因为湛东他们早来了一个礼拜,所以对于木槿的身体状况更为了解。 夏轻轻只是如实地说着:“表嫂胃癌手术后,能吃的东西特别少,每一次化疗都会受一次罪,但是她还是在坚持着。

医生说过的,如果手术后一两年内没有复发的话,就表示她已经康复了,但是她前阵子在医院里晕倒了,原因是因为体质太过柔弱。

最近的一次化疗是必须的,可是她的身体状况却不能承受,所以现在医生也很着急,不让她出院,每天给她的身体注射很多营养激素类的药物,想让她的体质增强一点,这样可以快点把最后一个疗程的化疗做完。

”“如果这次的化疗不做,会怎样?”倪子意很难过,更心疼。 他没有见过癌症后化疗的人,只是在电影里淡淡扫过几眼。 虽然了解不多,但他知道一定会很痛苦。 湛东轻叹了一声:“前两次化疗效果特别好,医生说,这是最后一次,如果坚持下来的话,体内的癌细胞就能消灭的差不多了。 所以这次的化疗很关键,不能不做。

但是化疗不仅可以杀死癌细胞,就连人体内好的细胞也可以一并杀死,再加上她能吃的食物不多,所以体质才会一天不如一天。 ”倪子意闻言沉默了。

双手纠结地放在双腿上,他真想插上翅膀,快一点飞到妻子的身边,不管是苦是痛,他都陪着她一起尝!当湛东夫妇领着倪子意抵达木槿的病房门口的时候,恰好碰到了送报纸的阿姨,她笑呵呵地递上一份道:“给你们,我就不进去了。 ”湛东点点头,垂眸的一瞬,却是不可思议地盯着上面的头版新闻——《贼喊捉贼:豪门长子秘密入狱,次子为夺继承人之位私下联系记者同去接狱》。

...。

标签:退役兵电视剧,井撕衣服游戏,俺是上海人